羅永浩創業又被坑了
2020-12-18 16:53 羅永浩

羅永浩創業又被坑了

作者|  趙明溪   來源|投資界(ID:pedaily2012)

第五次創業,帶貨主播羅永浩被供貨商坑了。

12月16日,羅永浩發布聲明承認所銷售的羊毛衫為假貨,并向消費者提出賠償。這次事件始于11月28日,羅永浩的“交個朋友直播間”銷售了一款“皮爾卡丹”品牌的羊毛衫,消費者收到貨后質疑買到的羊毛衫并非純羊毛制作。

事實上,數據造假和商品質量問題在直播帶貨行業由來已久。只是被戲稱為“行業冥燈”的羅永浩開始帶貨后,主播與商家之間的矛盾已經愈演愈烈。亂象之中,直播帶貨將走向何方?

低頭道歉賠償,羅永浩的理想再次撞上現實

抖音上,羅永浩承認賣了假貨的短視頻已經被點贊了26.2萬次,超過了老羅近半個月來發布的所有視頻。

視頻里,老羅坐在鏡頭前念著所銷售“皮爾卡丹”品牌羊毛衫為假貨的聲明:他和他合作的渠道商都被供貨商騙了。

上海囿尋科技有限公司和桐鄉市騰運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不但涉嫌偽造假冒偽劣產品,還涉嫌偽造文書,騙過了公司的合規流程。老羅和渠道商已經報警并索賠了。

而聲明的重點是,盡管同樣上當受騙,但老羅愿意為消費者先行墊付賠償金。直播間售價79.9元的羊毛衫,假一賠三,“交個朋友直播間”在拿到供貨商的賠償前,就需要先為2萬多名消費者賠償接近500萬元。

理想主義者羅永浩再一次維持住了他的道德潔癖。有粉絲在他的抖音下留言“后悔沒買個幾萬件”、“這是年度最佳理財產品”。如往常一樣,這次直播帶貨業務上的挫折,成了羅永浩個人形象塑造上的又一個勝利。

不知不覺,“交個朋友“已經是羅永浩的第五次創業了。從2006年開始,羅永浩先后追逐過博客、英語培訓、手機和社交軟件的風口,每一次的創業項目都生得輝煌,死得慘淡。到最后,留給48歲的羅永浩的,只剩下毀譽參半卻響亮的個人聲望和6億元的債務。

面對還債壓力,羅永浩在投資圈內朋友的規勸下,選擇用直播帶貨的方式將自己多年積累的人氣直接變現。

2020年3月,羅永浩開始組建直播帶貨團隊,4月1日在抖音進行了直播帶貨首秀。

出身平臺電商的交個朋友科技副總裁童偉,根據羅永浩過往的經歷,總結并打造了羅永浩的4個核心人設:軟硬件的產品經理、吹毛求疵的生活家、資深吃貨、品味不俗的文藝愛好者。這4個核心人設,為羅永浩確定了四個帶貨的方向:數碼產品、食品酒水、家電日用品和圖書影視音樂等。

積累多年的粉絲群體成了羅永浩的原始流量,直播首秀便引來4800萬人圍觀,帶貨金額超過1.1億。

原有的粉絲群加上抖音的流量扶持,現在羅永浩的抖音賬號已經擁有了1535.3萬粉絲,其中73.01%依舊是男性粉絲。羅永浩也是全網最能賣手機的主播之一。2020年8月,在與蘇寧易購合作的電商專場直播中,羅永浩一共賣出1.2億元的手機。

如此前的幾次創業一樣,羅永浩再次低估了行業的險惡。

初入直播行業,羅永浩的團隊搭建得匆忙,主播團隊中最重要的選品崗位缺乏行業積累。創業之初,“交個朋友”團隊提出了利用系統標簽篩選商品的“漏斗型選品”設想,并采用了線上選品系統,一度想把選品的工作自動化。

但理想主義的羅永浩,遇上的卻是直播帶貨行業內赤裸裸的現實。本次假羊毛衫的供貨商桐鄉市騰運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并不具備皮爾卡丹的代理資格,提供給羅永浩團隊的授權書是PS的。但是羅永浩的團隊并沒能識別出來。

直播帶貨亂象,還有解決辦法嗎

老羅的遭遇,并非直播帶貨的個例。

直播帶貨行業興起于2015年,隨著李佳琦、薇婭和辛巴的崛起進入頂峰,如今已經重塑了電商行業。直播帶貨,已經成了所有電商平臺的標配。但行業的陰暗面中,主播與商家之間的欺騙愈演愈烈,如今已經演化成了信任危機。

由于直播間的數據可以被操控,虛假流量首先在直播帶貨行業中產生。太多看似有著大量粉絲群體的網紅實際并不具備帶貨能力,甚至并不認真講解商品。

在直播帶貨產生初期,商家與主播間的合作多采用“坑位費+傭金”的模式。即在開始直播前,商家便向主播支付一筆費用,再在直播完成后根據實際產生的銷售額向主播支付傭金。

由于直播帶貨行業中人氣造假的泛濫,商家的利益得不到保證,這種模式已經越來越少,取而代之的是“純傭”模式,即商家僅根據銷售額向主播支付傭金。

然而,純傭卻催生出了更加惡劣的刷單行為帶貨主播的MCN機構會在直播開始前聯系好刷單機構,在直播期間通過刷單的方式滿足商家的銷售要求,再在傭金結算后退單。

這樣的刷單方式被平臺檢測出來后,店鋪會受到嚴厲的懲罰,因此刷單比人氣造假更加令商家深惡痛絕。

另一方面,商家的產品問題也令頭部主播頻頻翻車。李佳琦曾因商品質量問題被中國消費者協會點名,羅永浩直播首秀時賣的小龍蝦也出現了質量問題。主播及其團隊只能控制選品及直播時的商品呈現,對于發貨和售后環節無力把控,出現問題也只能“拉黑”供貨商,不再合作。

但羅永浩這次遭遇的則是一場徹頭徹尾的騙局,不具備代理資格的供貨商拿著假文件竟然騙過了“抖音一哥”的選品團隊,以至于直播團隊需要設立質檢環節才能保證產品質量。身為頭部主播的羅永浩有能力安排“匿名顧客”,那么大量腰部帶貨主播,又該如何保障自身的利益呢?被譽為“行業冥燈”的羅永浩,會照出怎樣一個直播帶貨行業的下半場?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