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湖南衛視到茶顏悅色,長沙爆紅“蓄謀已久”
2020-12-18 10:46 茶顏悅色

從湖南衛視到茶顏悅色,長沙爆紅“蓄謀已久”

來源丨棱鏡(ID:lengjing_qqfinance) 作者 | 肖望 編輯 | 楊布丁

編者按:從咫尺到遠方、從個體到群像,這是一個萬物皆可網紅的時代,如今,輪到城市了。

或是新經濟下的產業變遷、或是輿論場內的文化重塑、亦或僅僅是時代洪流里普通人的肆意嬉笑,在被鋼筋水泥包裹的外表下,每座網紅城市,都必定擁有屬于自己的鮮活面孔。

2020年末,我們走到那些東南西北、大大小小的新網紅城市,試圖感受他們各自不同的城市脈搏、發現他們本同末離的網紅基因。

是為《網紅“進城”》系列第二篇。

“茶顏悅色究竟能有多好喝?”

12月1日,武漢第一家茶顏悅色奶茶店開業,隊尾排隊需等待8小時的話題沖上熱搜榜第一。這勾起了博主阿北的好奇心,當晚,他便買好了從沈陽到茶顏悅色大本營——長沙的機票。

和阿北一樣,在過去一年多里,數以千萬計的年輕游客打飛的、坐高鐵,從全國各地涌向長沙打卡茶顏悅色和超級文和友:排隊喝奶茶、吃小龍蝦,必不可少的還有拍照發朋友圈。

這樣說走就走的旅行,令一些長輩費解:一杯奶茶,喝了難道能長生不老?

在2020年的中秋國慶長假中,長沙游客熱情更是井噴:每隔幾十米就有一家的茶顏悅色,家家都需要排隊近一小時;超級文和友每天排隊人數近5.5萬位;連謝子龍影像藝術館前游客們也排起長隊,要求每人拍照不能超過3分鐘。據中新網報道,雙節長假期間,長沙共接待游客人數793.04萬人次,鐵路客流量排名全國第五,僅次于北上廣深。

長沙已然成為“網紅城市”中的頂流。在晚上十點以后五一廣場依然喧囂的人潮中,能最真切地感受到人們的消費熱情。

22

工作日晚九點左右,長沙太平老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圖片為作者拍攝

游客朋友圈中美味、熱鬧、有趣的長沙,是本地人習以為常的生活。連許多長沙人都感到費解:長沙一夜爆紅僅僅因為奶茶嗎?接下去,它還能紅多久?

不會拍照的保安不是好攝影師

“一大半乘客都是奔著茶顏悅色和文和友這兩樣。我之前拉過一個小伙子,一天喝了8杯茶顏悅色,他女朋友喝了4杯,也不管喝奶茶會發胖了。”

“60%的年輕人都是周五、周六來,直奔五一廣場,在那兒吃吃喝喝玩兩天,周日再回去。”

經常從長沙黃花機場載客的司機張師傅,對作者描述了他眼中的長沙游客“畫像”。在他看來,火了20多年的湖南衛視不斷對外展示長沙特色的飲食文化,加上長沙對疫情控制得當,讓其成為今年國內短途旅游的首選。

由于工作關系,武漢人李輝每年要來訪長沙十多次。“以前提起長沙首先想到的就是臭豆腐,但臭豆腐在哪兒都能吃到?,F在有了茶顏悅色和文和友,這是我愿意推薦給朋友的,也是長沙獨有的特色。”

盡管受到游客追捧,但開了7年的茶顏悅色此前從未走出長沙,直到最近才在湖南常德和湖北武漢開設個別店鋪。想喝這款網紅奶茶,必須親赴長沙,這著實吊足了外地網友的胃口。在閑魚交易平臺上甚至衍生出“代喝”服務,即長沙網友代喝,直播告訴外地網友某一款奶茶的味道,下單人數眾多。

文和友原本是長沙的一家小龍蝦館。2019年升級開業的超級文和友則集合小龍蝦、香腸、臭豆腐等多種老長沙特色餐飲,并裝潢成長沙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市井生活模樣,極具復古特色,也迅速成為游客們打卡的熱門“景點”。

老長沙們還會科普:文和友的名字是取“創始人文賓和他的朋友們”之意,湖南衛視的節目經常來這里取景,周杰倫等許多明星甚至連馬云都來過,每天營業額有上百萬。飯不一定要吃,但一定要拍照片發朋友圈。

除了打卡網紅奶茶和文和友,游覽岳麓書院、橘子洲頭、馬王堆漢墓等傳統景點外,一些過往略顯小眾的取景地也不斷被年輕游客發掘,進而在社交網絡上走紅。

家住謝子龍影像藝術館附近的白潔告訴作者,這家藝術館2017年就已經對外開放,也談不上火,周末時附近居民喜歡去門前的草地遛娃。2019年開始,有網友發現其建筑的幾何曲線和灰白墻壁做背景,拍出的照片極具藝術感,藝術館迅速在社交網絡上走紅。門口的保安“小馬哥”因為攝影技巧太好,每天都有數百人排隊等他拍照。

33

工作日上午,在謝子龍影像藝術館門口聚集拍照的年輕人。圖片為作者拍攝。

在長沙,不會拍照的保安不是好攝影師。國金中心七樓的KAWS公仔裝置也是熱門打卡點,游客們排起長隊,保安一邊維持秩序,一邊熟練接過手機為游客拍照。

44

到長沙必打卡的國金中心頂樓,排隊拍照的年輕人們。圖片為作者拍攝

在社交網絡上,梅溪湖中國結橋、達美公寓、嗦粉街等景點人氣正在不斷攀升,一盞燈、東瓜山、盟重燒烤等本地美食在攻略中也被頻繁提及。

長沙萬家麗廣場則在更早之前走紅。在本地人眼中,這只是一個商場和酒店、寫字樓的普通綜合體。然而,2019年2月,知名博主廖信忠和史里芬介紹萬家麗的文章和視頻刷屏,萬家麗廣場夸張的介紹和新奇混搭的裝修風格讓網友直呼“有了去長沙的理由”。

百萬年輕人涌入長沙

在本地資深媒體人李進看來,網紅城市的風潮相繼刮過重慶、成都、西安,如今也該輪到長沙了。

在新一線城市中,長沙最具有走紅的潛質:長沙美食眾多,湘菜是八大菜系之一;有文化底蘊,湘楚文化、馬王堆漢墓等歷史悠久;長沙人愛玩樂, “天上下刀子也要出門玩”, 有豐富多彩的夜生活;火了20多年的湖南衛視更是早已讓長沙家喻戶曉。

長沙人愛消費也敢消費。“就算口袋里只剩10塊錢,也要買一包白沙煙,嗦一碗粉。”李進說。7-11進駐長沙、長沙宜家開業、LV長沙旗艦店開業等盛況,無一不在展示著長沙人的消費熱情。

長沙青年鄧宇認為,長沙一直有知名度,但過往的旅游吸引力并不大。近年來,《舞蹈風暴》、《我是歌手》等綜藝節目持續強化長沙作為娛樂都市的標簽,讓年輕消費群體對長沙產生了興趣。比如,《聲入人心》就帶火了梅溪湖文化藝術中心,周邊的城市島、達美公寓等也被輻射成為熱門打卡地。

如今,京廣、滬昆、渝廈三條高鐵線路在長沙交匯,使得長沙成為重要的高鐵樞紐城市。2017年后,高鐵對旅游、投資拉動作用顯著,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十分便捷。

據“長沙發布”,長沙目前可高鐵直達25個省會城市。從長沙南站出發,1小時到武漢、南昌,2個多小時到廣州,3個多小時到重慶、深圳、香港,5小時內可到上海、成都、杭州、昆明等。2020年國慶假期,長沙南站到站旅客157.4萬人次,比去年同期增加8.5萬人次,突破歷史記錄。

盡管近年來各大城市搶人大戰愈加激烈,但據長沙國民經濟與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長沙在2017年至2019年間新增常住人口分別達27.29萬人、23.66萬人、23.98萬人,位居全國前列。

2015年至今,有百萬年輕人在近5年涌入長沙。他們喜愛抖音短視頻和小紅書等分享打卡,將長沙的特色不斷分享出去,在網絡上具有放大效應,為長沙走紅不斷積累人氣。

對于有840萬常住人口的長沙來說,百萬新增人口的新潮生活方式,為長沙的文化、創業生態注入活力。

2013年剛從北京回到長沙時,鄧宇覺得極不適應。“無聊的時候我就喜歡逛咖啡館和書店、看演出。和北京相比,那時長沙的文化生活太貧乏了。”

但這兩年,長沙陸續開了許多展覽館、藝術館、特色書店,還有一些Livehouse和小規模的青年文創社區,眾多精品咖啡館也開始涌現。“文化氛圍有明顯的提升,回流的年輕人是很大的推動力。他們觀念更新,執行力更強,喜歡搞事情。”

超級文和友即是一個觀察案例。畢業自牛津大學的馮彬2015年加入文和友,他學習星巴克、迪士尼的經驗,將超級文和友定位成“餐飲界的迪士尼”。他和團隊打造的長沙“超級文和友”市井社區2019年開業后便一炮而紅,并計劃將這一模式復制到廣州、深圳等一線城市乃至海外。

55

工作日傍晚六點半,超級文和友門口排隊的人群。圖片為作者拍攝

的士司機購房也毫無壓力

曾經,年輕人們憧憬在一線城市的詩和遠方,但很快便要為結婚買房孩子上學焦慮。一線城市高不可及的房價和緊缺的教育資源,讓他們又選擇逃離北上深廣。

湖南聯峰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崔洋告訴作者,其公司有大數據建模、互聯網研發工程師等近30名技術員工,不少人都是從深圳、上海等一線城市回到長沙的。“深圳、上海房價太高了,根本扎不下根,回到長沙買房安家毫無壓力,而且長沙的教育資源在全國領先。”

21世紀經濟報道曾統計,2018年清華、北大自主招生及保送生源最多的10所中學,其中3所來自北京,3所來自長沙。

為了工作方便,崔洋在湖南金融中心購置了一套房產,周邊銀行、證券公司、保險公司密布,均價約1.4萬元/㎡。同等條件下,北京金融街房產成交價格約13萬元/㎡。

最新百城價格指數顯示,2020年11月全國新建住宅平均價格15755元/平方米,而長沙僅8886元/平方米,在主要省會城市中靠后。同期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的價格分別為43529元/平方米、50097元/平方米、54344元/平方米、28082元/平方米。

據易居房地產研究院發布的《2019年上半年50城房價收入比報告》顯示,長沙房價收入比僅為6.4,在50城中墊底。這意味著,以本地平均可支配收入計算,一個人不吃不喝需要6.4年能在長沙買房。而深圳、北京、上海則分別需要36.1年、24.9年和24.6年。

老家在湖北某市的的士司機周師傅告訴作者,自己在長沙開出租,每個月能比在老家多掙近5000元。但老家普通地段的房價已超過1.5萬元/㎡,自己在長沙看好的區域房價僅8000元/㎡,還貸壓力不大。他計劃在長沙買一套房,將妻兒都接到長沙生活。

從房價水平來看,長沙甚至不如一些三四線城市。今年7月,一位長沙市民向“市長信箱”投訴:“長沙房價為什么不能漲起?”

長沙市住房城鄉建設局回復表示,長沙保持現有調控政策的連續性、穩定性,堅決遏制投機炒房。并稱將“持續保持長沙’房價洼地’比較優勢,并使之成為長沙城市競爭、產業聚集、人才流入的要素保障,進一步提升老百姓的獲得感、幸福感”。

“房住不炒,長沙是動真格的。”曾在長沙某地產公司工作的白潔回憶,2018年上半年,全國樓市蠢蠢欲動,房價在省會城市中處于低位的長沙被炒房客盯上,不少外地炒房客到長沙成棟成棟地買樓,房價開始上漲,不少長沙居民開始恐慌性購房。當年6月,長沙升級樓市調控政策,從項目監管、土地出讓、購房資格、戶籍管理、打擊炒房等全面調控。

“通知要求取得不動產權證書5年后才能轉讓,加上樓盤的建設時間,相當于投資交易的時間被拉長到7-8年,對炒房客是一次重擊,但對剛需用戶影響不大。”白潔表示。

正因為房價壓力不大,愛消費的長沙人民也有底氣消費。2019年,長沙市全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5247.03億元,占當年GDP的45.33%,同比增速10.1%,超過GDP8.1%的增速,消費對經濟增長拉動作用顯著。

白潔告訴作者,兩位分別在北京、上海工作的閨蜜在前兩年已在長沙置業,準備等待有合適的工作機會就回長沙。

房住不炒下的產業根基

長久以來,賣地收入成為多地政府財政收入的主要來源。但2019年末,長沙市委書記胡衡華接受《人民日報》專訪時表示,堅決擺脫對房地產的依賴、對土地財政的依賴。長沙財政對土地的依賴不到40%。賣地來錢快,但不可持續;制造業發展慢,但可持續,是立市之本、強市之基。抑制房價“虛火”、做大實體經濟、做強制造業這條路會一直走下去。

“近幾年,長沙每年流入人口都在20萬以上,位居國內前列。人才的大規模流入,是我們發展先進制造業的最大支撐。”他說。

2019年,長沙全年實現GDP11574.22億元,在全國排名第12位,同比增長8.1%。在2008年時,長沙GDP為3000.98億元,排名第22位。11年間GDP規模增長286%,排名提升10位。如今,長沙GDP規模緊隨杭州、天津、南京之后,超越青島、鄭州、濟南等城市。

今年上半年,長沙實現GDP總量5621.21億元,增速2.2%居17個萬億GDP城市之首。其中,專用設備、電子信息、通用設備等產業增加值分別增長13.6%、21.5%和11.3%。

“空有低房價,沒有產業的發展不可持續。”李進表示。

以電廣傳媒、芒果超媒、馬欄山視頻文創園為代表的長沙文娛產業,掌握著潮流文化的話語權。綜藝節目《乘風破浪的姐姐》爆紅后,芒果超媒市值站上千億元寶座。21世紀經濟報道發布的《網紅城市產業發展指數榜》中,長沙文娛產業發展指數位居全國第四,僅次于北京、廣州、深圳,高于上海和杭州。

“根本不用擔心什么節目會過氣,長沙的文娛人總能有各種新奇的創意。這不阿里就入股芒果超媒成為了二股東。”崔洋評價道。

娛樂只是長沙的產業名片之一。官方信息顯示,目前制造業在長沙經濟格局中占比達1/3,形成了新材料、工程機械、食品、電子信息、汽車及零部件五大千億產業集群。同時,長沙擁有中聯重科、三一重科、山河智能、鐵建重工等明星制造企業,2019年工程機械產業總產值突破2000億元。

對于創業公司來講,在長沙招聘人才的性價比也日益凸顯。崔洋曾在民生銀行總行擔任小微業務負責人多年,創業首站選擇離開北京落腳長沙。他表示,互聯網人才在長沙也是高薪職業,招聘比較順利,但人力成本相較北京低很多。

在人才聚集優勢帶動下,格力、華為、百度、京東等行業巨頭也相繼前往長沙進行布局。“長沙目前也在著力發展電子信息、移動互聯網產業,程序員們回來,即便工資稍微有一點下降,但長沙的低房價和教育水平,幸福感絕對要更高。”李進表示。

產業基礎決定了長沙人的錢袋子。2019年,長沙市全年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5211元,比上年增長8.7%。在中部6省省會中排名第一。武漢位居第二,為51706元。但如果考慮到購房支出對消費帶來的擠出效應,長沙人消費的底氣顯然更足。

11月18日,在新華社《瞭望東方周刊》、瞭望智庫主辦的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調查中,長沙連續13年入選”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

不過,隨著茶顏悅色、文和友開始走出長沙,兩大IP的號召力已經開始顯露疲態。長沙還能紅多久?

“客觀來說,人們的獵奇心不會持續太久,也會產生審美疲勞。”長沙人張薇表示,“不過,紅與不紅,都不會影響我們愛吃愛玩的生活。”長沙也在不斷發掘推廣新的IP,例如嗦粉文化和銅官窯古鎮等,但新IP能否繼續抓住全國游客的心尚待觀察。

李進并不太擔心。“新增的百萬年輕人,就是長沙的底氣。”

(文中李輝、白潔、李進、張薇為化名)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